泪目!安葬了爸妈,她连夜回到诊室

在主任办公室,很难见不到王美芬,但挨着病房和诊室寻找,定会见到她忙碌的身影。

2月7日15点30分,护士长契爱蕊找了4间病房,在第5间病房里找到了正在为一名8个月大肺炎患儿测心率的王美芬。上班时间,她习惯把电话锁在抽屉里,因为她看病时不喜欢被打扰,也没时间刷抖音、晒朋友圈。

王美芬44岁,当了10多年儿科医生,在消化科、感染科工作过。在感染一科科主任的普通岗位上,她流过泪水,受过委屈,但最终都凭借着心中那份对儿科医生永不磨灭的热爱和永不消退的执着,赢得了患者和同事的理解和尊重。特别在今年,当疫情无情地袭卷大地时,她舍小家顾大家、爱岗敬业冲在前的精神令人敬佩。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祸福旦夕。1月20日凌晨,下班回家刚睡下的王美芬接到家人电话:父亲因脑梗抢救无效去世了。她知道父亲身体一直不好,但没想到这么严重,她没来得及见父亲最后一面。悲痛万分的她,一夜辗转难眠。6点天还没亮,她只身一人开着车赶往建水。“爸!爸!你咋不等女儿回来就走了……”刚进家门,王美芬抱着伤心欲绝的妈妈放声大哭,姐姐早已泣不成声,丈夫、哥哥正在料理父亲的后事。真是造化弄人,悲伤愈演愈烈。1月21日11点多,一向虚弱的母亲又因父亲的离世过度悲伤,昏倒后再也没有醒来……

王美芬原打算元旦节回家好好陪父母,可当时正处于手足口疾病高发期,她忙得轱辘转,每天至少接诊100多个患儿。她总是为自己找借口:再坚持几天、再多看几个病人,等春节放假再回去好好陪陪父母。可是这一等,她与父母阴阳两隔。父母的相继离世让她悲痛万分,眼泪也流干了……

1月21日,接到春节返岗通知时,她只字未提家庭的突然变故。据医务部主任张丽萍回忆,当时王主任回答:放心,一定按时到岗。她强忍泪水,深埋悲伤,没有告诉同事,因为她不想让大家担忧,分心疫情防控工作。

1月23日,王美芬把父母送上山安葬后,午饭后匆忙赶回昆明,连夜回到了诊室里,白大褂一穿,开始给患儿看病。作为一名感染科医生,她深知疫情防控的紧迫性和重要性,放心不下那些等着看病的患儿和那些焦急万分的患儿家属。她说,她是党员,战疫情,必须冲在前。

从1月24日除夕开始,王美芬每天几乎都是第一个到诊室的人,她化悲痛为动力,用连续10多天的高负荷工作减轻对父母的思念和愧疚。一个党员就是一面旗帜,在抗击疫情的感染科战场上,党员医护人员主动请缨,冲锋在最前线的身影里,总能看到王美芬这位有19年党龄的老党员当先锋、做表率。她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不畏疫情,率领科室12个医生和19个护士,夜以继日地奋战在抗击疫情第一线。他们认真细致地检查、确诊每个患儿的病情,拍CT、看胸片,重点筛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的疑似病例,无数次亲临病区近距离接触发烧、咳嗽患儿,测量体温和心率,制定有效的实施救治方案或隔离救治方案。医生的嘴护士的腿,在她的带动下,整个科室就像一个机器那样高速运转,医生们连续五六个小时以上为患儿看病,忙到无法起身上厕所,顾不上喝水,下班脱下手套时手红肿了,口干舌燥、脖子沙哑了。感染科医生每天至少要诊断140个至150个患儿,每个CT要看600到900帧图片,一个患儿要反复查看2到3遍才能形成文字报告。护士们则重复往返一楼、二楼、住院部上下跑,每天要小跑二三十公里路程以上。

王美芬说,她只是一名很普通的儿科医生,父亲和母亲生前希望她好好工作、多做善事!母亲临终前留给她一句遗言:“妈妈永远爱着你,你要把更多的爱传递给其他人!”她会铭记妈妈嘱托,继续坚守岗位种好“责任田”,尽力治好更多患儿,把科室规范化建设好,把爱和正能量传递给更多人,履行一个共产党员的职责,为战胜疫情尽一份绵薄之力。

_
_

来源:云南网

编辑:李   翎

审核:刘   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