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地日记:在武汉方舱医院,病区309位病人主动和我们说谢谢

 

没有姑娘不爱美的,当我走出方舱医院,换下防护服,回到驻地,发现护目镜在脸上压出深深的印迹,双手也被防护服收紧的袖口勒出印迹,心里不免还是有些酸酸的……于是,这一晚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春天来了,美丽的花朵都在盛开。



然而,武汉的“春天”终究还是没能如期而至。新冠肺炎疫情进入对垒胶着状态,武汉暂时没能在第一个14天冲破阴霾,但我相信,我们的战友、我们的家人都坚信这一天不会太遥远,那束期待已久的光芒终会撕破那一层又一层的阴霾,耀眼而温暖地普照这座城市。于是,我把一个杯子放到窗台上,把那束不起眼的假花,插到杯子里,我希望在不久的一天,那里能放上真的花朵,鲜活、热烈!

从2月4日来到武汉,不善言辞的我总是不知道该如何去表达内心的情感。或许是害怕,害怕我不善与人主动交流;或许,是我不够坚强,怕自己会忍不住所有的情绪,不经意间就翻涌而出。在武汉会展中心方舱医院,我们医疗队10人共负责8个区域,病人总数309人。每次跟爸爸妈妈电话视频,都会听得到他们哽咽的话语:“你累不累?一定要做好防护,一定要注意身体,一定要平平安安的……”我一句一句地答应着“好、好、好……”但我却不敢过多地告诉他们详细的状况,我怕他们会更加担心我。虽然他们知道祖国现在需要我们,武汉需要我们,但依然是儿行千里母担忧!

 

其实我想说,爸爸妈妈,我又何曾不想保护你们,这个没有硝烟的战场,已经让你们一直放在心尖尖上的小女儿长大了,她可以保护好自己,保护好家人,同样她也应该去到需要她的地方,去做她力所能及的事。我们是父母的孩子,同样也是祖国的孩子,中华儿女“若有战,召必应,战必胜!”

 

回想正式进入方舱医院的第一个夜班,我的内心有些忐忑不安:担心语言不通、环境不熟、穿上隔离衣戴上护目镜操作不方便……但欣慰的是,我们10名“战友”一起进入方舱医院正式投入工作后,才知道之前所有的担心与顾虑都是可以克服和战胜的,我们病区的309名患者都很和蔼,他们主动用普通话跟我们交流,每句话后都会加一句谢谢。

 

我也想对他们说声谢谢——

谢谢他们在生活用品不齐全的情况下给予的包容和谅解;

谢谢他们在我们对环境不熟悉的情况下主动打开手机电筒帮我们一起找电源开关;

谢谢他们主动帮我们搬运早餐和发放早餐;

谢谢他们的每一个微笑和理解

……

 

让我感触最深的是一位阿姨,那天已经快凌晨3点了,她来找我们要求转院,她的想法很简单,她说:“我只想跟我老公在一起。”原来,阿姨刚接到她父亲去世的消息,又和自己的丈夫分别在不同的医院接受治疗,这种生死别离,让亲情更加弥足珍贵。她只想在失去父亲的时候,可以跟自己的丈夫在一起,哪怕只是一个拥抱,哪怕只能握住彼此的手,哪怕只能看得到彼此的存在就心安了……

 

突然间,我也很想念我的爸爸妈妈,想念事事为我操心的姐姐,还有我可爱的小侄子,想念我的朋友跟同事,想念那一张张可爱而灿烂的脸庞,甚至开始想念来湖北武汉前我在产科工作的那张接生台,想念咚咚咚咚跳动的胎心音,想念那把脐带剪,想念那一声声动听的啼哭声……

 

原来,生命如花,只要活着,都是一种美丽!

此刻,我为方舱医院里那些与病魔不懈抗争的生命而感动并发自内心地尊敬。

 

还没有开花的树枝,也应该有着花满枝头的梦。

 

对于2020年的湖北武汉,春天只是迟到了,但它不会缺席,当第一束光照进来的时候,相信我们会看见曾经遭遇严寒的生命,重新绽放出美丽的花朵!

 

 

来源:红河州第三人民医院援助湖北抗击疫情医疗队

编辑:邢   婧

审核:刘   帆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