犀鸟谷护林员的生态保护故事

这是2020年5月11日在云南铜壁关省级自然保护区拍摄的双角犀鸟。(尹以祜 摄)

新华社昆明10月11日电(记者姚兵)深秋时节,位于中缅边境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盈江县的犀鸟谷中,山林翠绿,鸟鸣阵阵。一大早,排金成吃过早餐,换上迷彩服,走进莽莽林海,开启了巡山护林工作。

57岁的排金成是盈江县太平镇雪梨村银洞村民小组村民,也是云南铜壁关省级自然保护区的一名护林员。“我管护的山林面积达2000多亩,离家20多公里,一个月要进山巡护20多天。”他说。

盈江县是中国野生动植物资源富集、生物多样性最为丰富的区域之一,记录鸟类716种,占全国鸟类总数的50%左右。其中,双角犀鸟、冠斑犀鸟、花冠皱盔犀鸟在盈江县有稳定繁殖记录,盈江县因此有“中国犀鸟谷”的美誉。

2020年10月27日在云南铜壁关省级自然保护区拍摄的灰孔雀雉。(尹以祜 摄)

在17年的巡护工作中,排金成踏遍了犀鸟谷的每条小路,穿越了无数次的山峰峡谷,记录着各种珍稀动植物的分布信息。久而久之,他对这片山林的情况了然于胸,被称为犀鸟谷的“土专家”。

云南娑罗双是国家一级保护植物,种子长有果翅,3长2短,掉落的时候像直升机的螺旋桨一样,重量比较轻,能飞到很远的地方;东京龙脑香的种子果翅由原来5个退化成2个,掉落时也像直升机的螺旋桨一样,但果子大一点,掉落的范围比较小,分布就比较狭窄;四数木广泛分布在海拔800米以下区域,巨大的板根对树干起到保护和直立作用,这里80%的犀鸟巢都建在四数木上……

2021年9月17日,护林员排金成在云南铜壁关省级自然保护区里巡山。(尹以祜 摄)

尽管排金成不善言谈,但谈及保护区的情况时,他就打开了话匣子。他说,经常有科研人员来保护区做调研时请他当向导,时间一长,自己也学到了许多专业知识。

平时的巡护工作中,排金成不仅要忍受炎热的气候、雨林的潮湿和蚂蟥的侵扰,还要防范毒蛇、黑熊等动物的攻击。“巡山时我们的注意力要高度集中,有一回黑熊离我只有30米远,好在我及时发现并避让了。”排金成说,在野外遇到野生动物时,只要不惊动,它们一般不会主动攻击。

2021年9月17日,护林员排金成(右)在云南铜壁关省级自然保护区里巡山。(尹以祜 摄)

护林员这份工作虽然很辛苦,但排金成却对此充满激情和热爱。“我们从小在这里土生土长,只有保护好一草一木、一山一水,我们才能呼吸到新鲜的空气、喝到干净的水。”他说。

云南铜壁关省级自然保护区一景。(郑山河 摄)

穿山甲、中华鬣羚、蜂猴……排金成说,曾经这些动物是狩猎者的盘中餐,如今它们受到了严格的保护,种群数量有所增加,巡护途中偶遇的频率也高了。

这几天,排金成在巡山之余,还协助妻子管护家里的十多亩坚果。“以前我们毁林开荒种香茅草,不仅收入低,还会造成水土流失,现在种上坚果,漫山遍野就像绿色银行。”他说。(图片摄影师为云南省德宏州自然生态保护志愿者服务队队员)

来源:新华社

责编:胡筱雯

审核:贾    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