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大考——云南瑞丽战“疫”纪实

边城瑞丽,一次次站在了“暴风眼”。

10月以来,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瑞丽市发生境外输入引发的本土疫情,累计报告感染者61例。迄今,瑞丽遭遇新冠肺炎疫情轮番袭击,加上持续的境外输入性病例,累计收治病例超过1200例。

如何将疫情控制在边境,成为一场大考。

党中央、国务院对瑞丽疫情防控高度重视,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给予科学指导和有力支持,云南调度全省资源支援瑞丽战“疫”,6000多名干部群众昼夜镇守边关,“白衣天使”逆行出征,共同筑起一道边境疫情防控“长城”。


支援:聚国家支持、举全省之力

11月19日,曾为新冠肺炎重症患者的瑞丽“三胞胎妈妈”字蓉,经历漫长的住院治疗、分娩手术、产后康复和隔离观察后,终于回家。第一次亲手抱起3个宝宝,她喜极而泣。

今年夏天,29岁的字蓉和她腹中胎儿,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生死考验。

7月9日,字蓉挺着大肚子住进定点医院。怀三胞胎本来就是高危妊娠,瑞丽不具备保障三胞胎分娩的医疗条件,何况她还是重症患者,字蓉感觉天都要塌了。“最高的时候发烧到40摄氏度,人都烧迷糊了,呼吸非常困难。”

空中俯瞰清晨的瑞丽市(11月18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江文耀 摄

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综合组赴云南工作组紧急部署,迅速安排联合会诊,从北京、南京、广州、昆明等地调派呼吸科、产科、儿科等30多位专家赶到瑞丽,组成孕产妇多学科联合诊疗专班对字蓉开展治疗。

8月11日,字蓉躺在手术车上,被推进专门为她搭建的临时隔离手术室,准备分娩。进去一刹那,字蓉被眼前的场景震撼了——小小手术室里,数十名医务人员“严阵以待”。

当天10点08分,伴随着连续啼哭声,3个小宝宝顺利出生,核酸检测均为阴性。听着新生儿健康的啼哭声,闯过“鬼门关”的字蓉躺在手术床上热泪盈眶。

一家人在致医护人员的感谢信中写道:“你们在我们家庭的‘至暗时刻’带来光明和希望,如此恩情,没齿难忘。”

瑞丽战“疫”,并非一座城市在边境“孤军作战”,而是全国全省勠力同心,共同战“疫”。

党中央、国务院对瑞丽疫情防控和民生保障等方面高度重视,作出一系列安排部署。中央和国家各部委对瑞丽给予极大支持和帮助,国家卫健委派出强有力的工作组赶到一线指导处置。云南举全省之力,靠前指挥、下沉指导,调集医护人员、疾控人员、民警和民兵等支援瑞丽战“疫”。

防输入——各级各部门支持瑞丽构建物防、技防、人防相结合的立体化防控体系。瑞丽市市长尚腊边介绍,瑞丽边境线长169.8公里,目前物防设施、技防设施已实现全线覆盖,共有6000多名干部群众日夜值守在边境一线。

提能力——各级各部门支持瑞丽全面提升医疗救治、核酸检测、流调溯源和集中隔离等能力。“瑞丽在全省第一家完成负压病房改造,第一家建立传染病医院,第一家建立方舱医院……”云南省卫健委主任杨洋说,现在瑞丽一天就能完成一轮全员核酸检测,救治、隔离等设施具备了“打大仗”的条件。

货车在接受出城检查(11月12日摄)。新华社记者 江文耀 摄

强支援——各级各部门调派大量人员驰援瑞丽。去年以来,云南累计派出省级医疗队1359人、除德宏州外其他州市医疗队2652人、德宏州其他县市抗疫人员4900多人、公安民警700多人、民兵10000余人,与瑞丽共克时艰。

建屏障——各级各部门支持瑞丽优先接种新冠肺炎疫苗,建立免疫屏障。德宏州委书记姜山介绍,包括瑞丽在内,全州已完成疫苗接种240.7万剂次,其中完成全程接种111.67万人;完成加强针接种23万人次;3到11岁儿童疫苗接种10万余人次。

瑞丽一家超市的工作人员在按照网购订单挑选货物(11月12日摄)。新华社记者 江文耀 摄

保民生——云南出台支持瑞丽疫情防控和民生保障的一揽子政策。尚腊边说,今年瑞丽已向困难群众发放救助金、补助金、消费券等共1.3亿元,全力保障受疫情影响困难群众生活,目前正在办理覆盖面更广的新一轮困难群众救助。

“中央和省累计给予德宏25.35亿元和价值3730万元的物资,为德宏抗疫、瑞丽抗疫提供了强大支撑。”姜山说。

艰难:瑞丽疫情为何难以清零?

11月22日,瑞丽新增1例本土确诊病例,新增2例本土无症状感染者。自10月1日发生本土疫情以来,瑞丽市已累计报告感染者61例。

云南省卫健委副主任陆林介绍,针对这一轮瑞丽疫情,云南完善疾控、公安、工信等部门联合溯源机制,省里调派100名流调人员和20名公安民警支援瑞丽,要求24小时内完成流调,迅速排查追踪密接、次密接人员并集中隔离到位。

同时,云南省疾控中心将病毒基因测序团队“连人带设备”搬到瑞丽,对每名感染者在48小时内完成基因测序和比对。

“流调和基因测序显示,瑞丽市这一轮疫情病毒与上一轮疫情病毒不同源,与国内其他地方疫情病毒也不同源,表明源头都在境外,是境外多点输入引发的本土疫情。”杨洋说。

快递小哥在取货(11月12日摄)。新华社记者 江文耀 摄

她介绍,这一轮疫情病例集中在抵边村寨,传播链多达20余条,可见境外输入风险有增无减。这一轮疫情病毒都是德尔塔变异株,传播力比上一轮更强,表现为聚集性疫情比较多,从感染者家庭成员、邻居等密接人员中检出阳性较为常见。

在此之前,瑞丽已发生去年“9·12”“11·09”和今年“3·29”“7·04”四轮疫情,均系境外输入引发。

为何疫情在瑞丽反复发生?姜山分析,这和瑞丽地理区位特殊、抵边村寨多、边民跨境交往频繁、境外疫情严重等因素有关。

他介绍,瑞丽呈“几”字形嵌入邻国,两国城连着城、寨连着寨、田连着田,阡陌交错、鸡犬相闻,甚至存在“一寨两国”“一家两国”。两国边民同根同源、同风同俗,在长期交往融合中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局面,边境管控形势复杂。

云南省瑞丽市姐相乡弄换村民小组村民在播种玉米(11月17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江文耀 摄

陆林介绍,从瑞丽疫情传播途径看,经呼吸道飞沫传播和密切接触传播仍是主要传播途径,物品传人的可能性不排除,环境传人、动物传人尚无确凿案例。

陆林说,瑞丽疫情传播链多,但平均每条链3.8天就得到阻断。“虽然全市还没有彻底清零,但每条传播链都迅速实现了动态清零。”

坚守:不让疫情向内地扩散

“虽然不能到场,还是说一句新婚快乐……愿我们红红火火,白头到老。”7月5日,正在边境巡逻执勤的瑞丽民警黎杨,在微信朋友圈写下这样一段话。

这一天,是他和妻子凤伦举办婚礼的日子。当亲朋好友来到黎杨老家——瑞丽300公里外的大理白族自治州永平县庆贺婚礼时,这对新人正在瑞丽一线抗疫。他们缺席了自己的婚礼。

“婚期本来定在5月,但受疫情影响推迟了,没想到7月又赶上一轮疫情,真的觉得很亏欠她。”黎杨说。

作为边防民警,黎杨长期坚守在防疫一线,和同事一起守卫口岸、通道。凤伦主动报名当志愿者,参与当地测温、消杀、发放防疫物资等工作。她经常和姐姐一起做宵夜,送给深夜执勤的干部和民警。

瑞丽市方舱(康复)医院内景(11月11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江文耀 摄

新婚燕尔,两人聚少离多,有时一个月也见不上一面。“前阵子,我岳母生病在医院做手术,她硬是一个人扛着,直到岳母快出院才告诉我。”黎杨说。

在瑞丽,像黎杨、凤伦一样的抗疫夫妻还有很多。

“干部几个月回不了家已是常态。”姜山说,他们抛家舍业、为国守边,经受风吹雨淋,夜以继日工作,有的住在荒郊野外,冒着蚊虫叮咬、毒蛇出没和感染病毒的危险,有10多位同志在守边和防疫一线献出了宝贵生命。

8月23日,44岁的瑞丽市畹町镇混板村弄片村民小组党支部书记吞静,在组织疫苗接种的路上突发心肌梗塞,一头栽倒在一家快餐店门口,再也没有醒来。

“那段时间,她每天早出晚归。”吞静的好朋友罕撒说,“以前没有疫情的时候,我们几个姐妹经常约着唱歌、跳舞,自从疫情发生后,她再也没参加过。”

罕撒曾劝吞静不要这么拼,但她回答:“这个事情,你不干,我不干,谁来干?”不光自己拼命干,吞静还拉着好姐妹一起当村里的网格员。

在一些抵边村寨,村民纷纷行动起来积极抗疫,守卫家园。

吞静(中)生前在核酸检测现场协助核对人员信息(资料照片)。新华社发

在瑞丽市姐相镇广弄村,村口执勤点对出入人员严格管控。执勤人员都是村民,每户出1人,5人一组轮流值守卡口。村民喊静等多名妇女还组成一支巡护队,每天早晚巡逻,用傣语宣传防疫政策和防控措施。她说:“我们也要做些力所能及的事,大家都出力,村里才能更安全。”

云南省疾控中心主任宋志忠介绍,截至目前,瑞丽没有发生持续性社区传播,没有一个病例死亡,没有一个病例向内地扩散。

11月16日,瑞丽除了14天内有阳性病例、密接人员的小区、村组继续管控外,其他区域调整为防范区,人员可在市内有序流动。街头关门已久的商店再次营业。许多市民走上街头,感受这座城市久违的生机与活力。

疫情终将过去,太阳照常升起。

来源:新华社

编辑:邢   婧

审核:张崇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