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楷模”高德荣的“老司机”急着要入党


夏日的独龙江乡草木葱茏,就是天天下雨,道路滑坡、落石有点多。没成想,记者在这里见到了肖建生。

肖建生曾是高德荣的“专职司机”,跟着“老县长”在贡山开了十多年车,当时被称作“全怒江最辛苦的驾驶员”。怒江傈僳族自治州贡山独龙族怒族县山大谷深、自然条件差,肖师傅跟高德荣同甘共苦,是“可以跟县长拍桌子的战友”。2014年记者采访“老县长”时,对风趣幽默的“康巴汉子”肖师傅印象深刻。

微信图片_20220623072136.jpg?x-oss-process=style/w10

原来,2006年高德荣把办公室“搬”独龙江后,肖建生也时不时到独龙江给老县长搭把手。2020年11月,肖建生主动申请,放着贡山县政府办的办公室不坐,到独龙江乡任工作队员。“就报到那天进了下乡里的办公室,然后我就去村上‘驻村工作’了”,肖师傅说。这股急切劲,挺像当年“老县长”调到州里工作又申请回独龙江的情景。肖师傅来到巴坡村,看到原州委独龙江工作队队长吴国庆在这里带领群众建盖鸡场,发展特色产业,他们一拍即合,认为养独龙鸡是条好路子,既不破坏生态还让群众增收。记者问他:“一直开车的搞养殖,你会吗?”肖建生笑了:“干中学、学中干,‘在战争中学习战争嘛’!”“况且吴队长在之前干了两三年,他就是我的‘鸡师傅了’。”

肖师傅养起独龙鸡来,跟给县长开车一样认真投入。巴坡村的养殖场就几间蔑笆房子,一下雨就漏,肖建生找塑料布遮盖下,住在里面学习研究起孵化、脱温。晚上他一夜起来好几次,就怕停电把核桃大的鸡苗给冻死。他在巴坡带出来几个独龙族村民徒弟,又去乡里最北边的迪政当村,又去龙元村。在迪政当和龙元村,鸡舍缺这少那,他找施工队老板讨来钢筋废料自己焊接鸡笼,自掏腰包添置设备零件。现在又要去最偏远的马库村了。“在这么多村带头搞养殖,你成‘鸡司令’了”,记者点赞肖建生说。他嘿嘿笑了:“‘鸡班长’吧,受疫情影响规模上不去,先教村民技术。”

微信图片_20220623072120.jpg?x-oss-process=style/w10

肖师傅今年56岁,都快退休了,怎么还来受这份罪?几杯茶下肚,他打开了话匣子……

肖师傅初中毕业到贡昆大理石厂当工人,后来转到林业公司,领导一家木材加工厂,木材禁伐后转行到贡山县林业部门当司机。那年头进山拉木头就是“玩命”,肖建生身先士卒当卡车司机。一次,时任贡山县人大主任的高德荣下乡碰到他,对他悬崖边拐弯的技术赞不绝口。高德荣当县长时,就把肖建生调过来当司机——“老县长”的司机换了又换,太辛苦没人愿干。拼命跟“老县长”开车十五年,肖建生发现“这个领导不是一般人”:干什么都是为群众想,脑袋小小的却装满了大事情。熬到听说高德荣要调到州里工作,他和秘书高兴坏了,觉得可以跟领导去州府“享福”了。没成想,“老县长”要回独龙江,俩人都傻了!

“其实他给我们俩联系好了去州府工作,但领导不上去,我们跑上去,怎么好意思呢!”肖建生就留在贡山县当司机,高德荣出差去昆明等地还爱叫他开车。跟着“老县长”耳濡目染那么多年,肖建生开始思考自己的人生,他也要去和群众在一起,还要入党!

肖师傅激动地告诉记者:“如果退休了还不是党员,觉得对不起自己,对不起老县长。”

“你早干嘛了?”记者反问。

肖师傅是个有脾气的人。当年跟领导当司机,“捞油水”的机会不少。但他在县城租房,加之媳妇身体不好做了大手术,一家人日子过得紧紧巴巴。“在老爷子身边,咱不能害他,也不能害自己”,肖师傅说。因为看不惯社会上的一些现象,肖建生一直没交入党申请书。入党全凭自愿,高德荣也不多说。

这些年,肖师傅亲眼看到独龙江乡的“千年巨变”,也感受到党风、政风的明显变化。“如今从贡山到独龙江两三个小时,独龙族群众的日子比蜜甜,当年做梦都不梦不到啊”,肖师傅说。

肖师傅开着私车走村串户,一个月油钱就得两三千,而他的补助只有一千五。辛苦时,群众的认可和“老县长”的指点鼓舞着他。他在养殖场的住处,经常有人送来米油和肉菜,村民偷偷放下东西就走;“老县长”来养殖场现场观摩,教他“群众有积极性就要踩油门,别刹车”,还帮他协调解决用电等困难;乡党委书记和文宝听说他“私车公用加油压力山大”,想办法给肖师傅解决点油费。去年初,肖师傅郑重其事把入党申请书交到了独龙江乡支委,“入党也要入在独龙江”。

离开独龙江时,记者听说乡支委刚开会研究,鉴于肖建生的日常表现,同意接受他为预备党员。听到这消息,肖师傅腼腆的笑了:“还得继续接受考验,咱入党不图什么,退休了在哪里都要当好模范。”

微信图片_20220623072128.jpg?x-oss-process=style/w10


来源:人民日报

责编:李   翎

审核:张崇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