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防野生菌中毒特别策划丨野生菌刺客 退!退!退!


随着“植物王国”七彩云南的雨季来临,食菌爱好者又活跃起来了。

他们在深山里、森林中、缓坡边,搜寻着一种美食,它口感鲜美、营养丰富,云南人把它称为“野生菌”。

IMG_0633.gif

云南地形地貌复杂,热带、亚热带及山地温带植被类型兼有,而且雨热同季,因此孕育了丰富的野生菌资源,有“野生菌王国”的美誉。目前全球食用菌有2500余种,我国约1000种,云南近900种,约占世界食用菌物种的36%,占全国的90%。

野生菌美味非常,但误采毒菌或加工不当导致中毒的事件也无时不在提醒我们食菌需谨慎。野生菌中毒,会让人狂躁乱舞、大哭大笑。这类因中毒导致幻觉而出现的行为,说来或让人一笑,但导致70%至90%人死亡的鹅膏,就让人笑不出来。据云南省疾控中心发布数据显示,2021年云南省因食用野生菌发生中毒事件600余起,导致2000多人中毒,20多人死亡,教训极其惨痛!

中毒.gif

野生菌中毒可能有哪些症状?

不慎中毒后又该如何快速处置?

云报客户端、云南号连线

云南大学附属医院急诊医学部

主任医师郑粉双

为你科普野生菌相关知识

一起来看看吧

SharedScreenshot.jpg

云报客户端、云南号:食用哪些野生菌容易中毒? 

郑粉双:云南大学附属医院作为云南省中毒临床救治基地,2014年至2021年,急诊医学部收治野生菌中毒数据有2,000多例。在这2,000多例的中毒数据里面,中毒最庞大的一类野生菌就是云南人非常爱吃的兰茂牛肝菌,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见手青,也称为红葱。“见手青”中毒是科室收治野生菌中毒病人总数里占比最高的一个,约59%。在我们统计的数据里,2014年至2021年,食用见手青中毒人数达到1,551例。第二类易中毒的是杂菌,占比约29%;其次是致死性的一些野生菌,比如说鹅膏菌里面的白罗伞、灰花纹鹅膏等。

见手青.gif

云报客户端、云南号:食用野生菌不慎中毒怎么办?

郑粉双:食用野生菌中毒后要立即拨打120急救电话,及时前往医院治疗。并告知接诊医生进食野生菌的种类、时间、地点和同餐者;及时催吐以减少毒素的吸收,减轻中毒程度,防止病情加重。催吐后,最好让患者饮用少量盐糖水,补充丢失的体液,防止脱水导致的休克。对已昏迷的患者不要强行向其口中灌水,防止窒息;提供食物样本或生物样本给专业机构检测后供医疗人员救治参考。如就诊医院不具备救治野生菌中毒的医疗条件,应尽快将病人转到具备条件的医疗机构进行救治。

喝水.gif

云报客户端、云南号:吃有毒野生菌会看到“小人人”吗?

郑粉双:见手青产量丰富、味道鲜美,但若是烹饪不当,的确会出现看到“小人人”的幻觉,但并非所有人都会出现同样的情况。有些人可能会出现一些其他的幻觉,比如看到鲜花、动物或者是视物变形。如果仅仅是为了感受和体验奇妙的幻觉,而去冒险尝试不熟的“见手青”,是不可采取的。临床上,我们也碰到过一些病人,他们出现幻觉的时候极度躁狂,甚至不认识周围所有的人,甚至出现伤人行为。代价是惨痛的,我们不建议这种冒险的行为。

跳舞.gif

云报客户端、云南号:有哪些方法可以预防野生菌中毒?

郑粉双:菌子尤其是杂菌不要混吃,一旦发生中毒,会给后续诊治带来困难。其次,吃野生菌时不建议饮酒,喝酒会造成胃肠道刺激导致黏膜损伤,如果此时食用有毒的野生菌,会加速毒素的吸收。

【这些毒蘑菇千万吃不得】

为避免不当加工导致“看见小人人”,今年,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和云南省真菌多样性与绿色发展重点实验室联合发布《云南常见毒菌(毒蘑菇)2022版》。2022版对之前图版的物种进行了部分更新,并将图版中照片放大以便识别。本次更新图版共两张,包括24个云南常见毒菌(毒蘑菇)。

【这些识别毒菌的方法并不可靠】

谬传一:“颜色鲜艳、外观好看的蘑菇有毒”“红伞伞,白杆杆,晚上一起躺板板”。在西南地区,典型的红伞白柄的大红菇,不但可食,还营养美味;而色彩不艳、长相并不好看的肉褐鳞小伞、秋盔孢伞等却极毒;红顶白鳞的毒蝇伞很漂亮,它的确有毒,同样很漂亮的红黄鹅膏,却是中外著名的食用菌。因此万万不可一概而论。

谬传二:“不生蛆、虫子不吃、味苦、腥臭的有毒”。事实上不少有毒菌对虫无害,著名的豹斑毒伞常被蛞蝓摄食。

谬传三:“受伤变色、流汁液者有毒”。其实也不尽然,像松乳菇、红汁乳菇受伤处及乳汁均变蓝绿色,却是味道鲜美的食用菌。

三熟.gif

野生菌味道鲜美

但千万不能为了满足口腹之欲

放松警惕

建议大家在食用野生菌时

牢记以下三点

1.不要采集和食用不熟悉的菌类。

2.不论是哪种菌子,都不要凉拌吃,一定要炒熟煮透;吃菌时不喝酒。

3.吃完菌后如有不适,出现恶心、头晕、呕吐、看东西不明或幻视、幻听等症状,应立即前往正规医疗机构治疗。



来源:云报客户端

责编:陆礼妮   李   翎

审核:张崇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