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M105.1《芒市往事》丨修筑滇缅公路的故事之二






点击收听音频


修筑滇缅公路的故事(二)

各位听众,大家好!我是张再学,今天带来了修筑滇缅公路的第二个故事,和你们一起分享。

十多年前,为进一步了解滇西抗战之前芒市人民参加修筑滇缅公路的实际情况,潞西市政协文史委的同志到法帕采访了一位八十高龄的傣族老人,他叫莫喊,是当年的民工,亲身感受过在筑路过程中的艰辛程度。老民工的回忆,再现了那段艰苦卓绝、刻骨铭心的非常岁月。下面是根据老人的讲述录音整理的文字。

1937年的腊月,中国北部在打仗,南部处于大后方。我们芒市地区还很平静,但中国战事越来越紧张,要抢修滇缅公路的消息已开始成为老百姓的话题。一天早上,芒市土司衙门派出官员来到法帕寨子召集布㽘、布幸开会,传达云南省政府关于修筑滇缅公路的条文。第二天,各寨就行动起来了,每家出一人赶往木康放马场一带修路。那年我才十五岁,稀里糊涂地跟着大人们来到现场,只见遍地是野菜和刺棚,一片荒凉。我不知道要在这里修一条什么样的公路,只能跟着大人们一起干活。男男女女七脚八手,砍树、割草,在野地上搭建了工棚。 紧接着就开始修路了。条件相当艰苦,没有任何机械,哪怕是一辆简单的手推车都没有,大家用锄头一点一点地挖,用粪箕一担一担地挑,非常吃力。天刚蒙蒙亮就上工,天黑后还要接着加班,只有吃饭的时候得休息一会。有时吃饭时间也很短,有的人还没吃饱就站起来干活去了。每天粗茶淡饭,拼命地干活,就是身强体壮的大男人也会筋疲力尽,顶不住,更何况是妇女和孩子。可是土司管理员对民工看管特别严,随时站在旁边监督着,哪个稍微站一下就会挨骂,甚至挨打。

几天后,我就累得两眼发黑,随时想倒地睡觉,可是,每当看见监工严厉的目光,只好勉强坚持下去。有时候抬着石头行走会睡着一下,醒来的时候吓出一身冷汗,幸亏监工没有发现。我在家的时候,多数时间是玩耍,一天不知不觉就过去了。在工地上感觉太阳落山特别慢,每天盼望天黑。时间慢慢地过去,双手磨出许多水泡,疼得要命。夜间疼痛难忍,我紧紧地用被子裹着哭泣,不想让别人发现,次日照样咬着牙干活。

一天夜里十二点,司署官员开始清点人数,他大声叫喊:“那应寨人齐了没有?法帕寨人齐了没有……”结果发现轩岗村少了一个傣族青壮年。到第二天点名时这个青年依然没有到,官员气得青筋直冒。到第三天,那个青壮年终于回来了,他刚回到工地,官员就大声问:“这两天你跑到哪里去了?修路那么紧张,你却不在!”那人回答说:“我的米吃完了,回家去拿米了,请官家恕罪。”说完便跪下来给司署官员磕头。官员立即用脚重重地踩在那人的脖子上,顿时鲜血从嘴巴里流了出来。周围的人看到这样的情景,个个吓得目瞪口呆,面如土色,从此大家都不敢私自乱跑,老老实实地干活。

将近半年后,毛路基本上修通了,司署官员叫我们在路面上铺石头,当时采石没有什么机器,全靠人工撬动,靠肩膀运输。这一工程相当艰巨,进展非常缓慢。因为每一块石头都要从芒市大河或是山坡上抬来,大家累得上气不接下气,挖路的时候手磨破了,抬石头的时候肩膀磨破了,但谁也不敢偷懒,再苦再累都是坚持着。我是小孩子,抬不动大石块,就拣着小的抬,感觉肩膀疼痛,两腿酸胀。太阳像火一样照着大地,全身湿透,汗水模糊了双眼,看见阴凉的树蓬很想坐下来休息一会,可是一想到那个被惩罚的青年,只好勉强支撑着。到了下晚,竟然连使筷的力气都没有了。那时我在想,自己可能回不了家了,一定会累死在这里。民工们顶着烈日,运来大量的石块,逐一铺在路面上,铺了很长的一段,但工程质量不符合要求,高低不平,石块晃动。这时有一个汉族监工手里拿着望远镜顺着公路走来,看了我们铺的路面说:“这样铺是不行的,要先挖土坑,再把石头竖放下去,路面才牢固。”他还告诉大家:“石头铺好后,还要垫一层沙砾,这些沙砾太细不行,太粗也不行,沙石要有拇指那么大才合格。”我们都按照他说的重新返工,结果工程质量合格了。

过了几天,司署官员专门到工地上告诉大家说,芒市官家已从缅甸跟英国人买了16辆大卡车,用来运石头和沙子。当天下午,果然见16张卡车开到工地上,卡车是红颜色的。这时工地上人山人海,很多人都都没见过车子,大家放下手中的活路,忙着观赏,感到十分惊奇,议论纷纷,搞不懂这个大家伙咋会帮助人运送沙石。有人问,车子会不会说话?有人问车子会不会喝水、吃草?官员心情好,耐心地给大家解释。人们足足看了半个时辰才开始劳动。

老民工接着回忆说,有一天晚上,司署官员把我叫去他的住处,对我说:“明天你跟我顺着这条公路到缅甸看一下,你的任务是帮我拿拿东西。”第二天我就跟着他出发了,一直顺着毛路走,一路上都是修路的大场面,民工们干得热火朝天,特别是广母一带的飞机场附近,大约有几千人,当时飞机场也在修建。滇缅公路芒市段,工程浩大,在国民政府官员和土司的指挥下,全线开工,任务分到各村寨,各族人民披星戴月、日夜奋战。多少年过去了,那种场面我依然记得清清楚楚。

我和司署官员走了两天才到缅甸南坎。存放在南坎等待运输的物资很多,一箱一箱的,不知道里面装着什么。大卡车也很多,我数了一下,足足有63辆,都顺大路摆放着。

新修的公路铺好石头沙子后,又传来土司的命令,说要在路面上铺一层柏油,当时倒柏油的桶也是民工从自己家里拿来的。柏油的气味很难闻,加之烧涨后温度滚烫,大家很害怕,有的傣族青年倒柏油时骂道:“修这么宽的路干什么?真是累死人!”土司回答说:“上级要求要三辆卡车能并排通过,不修这么宽怎么行。”

上述回忆都是老民工莫喊的亲身经历,那是一代人的苦难,一代人的贡献。在国家贫穷落后,灾难深重的时候,勤劳朴实的边疆人民挺起坚硬的脊梁,不惜一切代价,为国家分忧,誓死不当亡国奴,最终,他们扛过来了。今天,强国之梦还在继续,我们要发扬这种坚毅的民族精神,跃马扬鞭,奋斗不息!

今天的故事就讲到这里,下期讲述《修筑滇缅公路的故事之三》,再见。


ertert

文字:芒市综合广播FM105.1

音频:纳俪恩

编辑:邢   婧

审核:杨   清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