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M105.1《芒市往事》丨勐戛抗战老兵

▲点击收听精彩音频


微信图片_20200730174002.jpg

大家好,我是李莉,今天由我为大家讲述居住在勐戛的两位抗战老兵的故事,为的就是记录下这群为芒市立下汗马功劳的人,记录下那段烽火硝烟的岁月。

勐戛抗战老兵

1942年芒市全面沦陷,各族儿女同仇敌忾,奋起反抗,组织了潞西青年抗日救亡团、龙潞抗日游击队、傈僳中队、紫巾团等抗日游击武装,与日本侵略军展开游击战,给日军以沉重的打击,有效地支援了大反攻。而我今天要向大家介绍的是我最喜欢的一名本地抗战老兵,龙潞抗日游击队的机枪手晏大从。

晏大从,1925年6月生,定居于勐戛镇勐旺村委会大山田村民小组。1942年滇西沦陷后在勐戛镇勐旺村报名参加杨思敬组织的“潞西青年抗日救亡团”,后编入龙潞游击队,担任机枪射手,在敌占区参加了伏击、袭扰日军的战斗,曾担任龙潞游击支队第6大队3中队长,抗战胜利后返乡务农。于2018年去世。

1941年日本人的魔爪伸向了芒市地区,在勐戛抓老百姓当向导,老百姓不愿意就当场枪毙,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这样的恶行激怒了勐戛群众,这样的愤怒也同样在年纪小小的晏大从心中燃烧,他毅然决然的在勐旺加入了游击队,成为了扛重机枪背机枪子弹的战士。在大队长朱家锡的带领下,还是孩子的晏大从参加了生平第一次战斗,战斗地点就在勐戛地母寺,当机关枪的巨大声音在晏大从耳边响起时,他内心不由一震,原来这就是枪响,但遗憾的是由于游击队员只学了基本的知识,甚至连枪都不会打,完全凭经验和感觉,所以总是打不中日本兵,在2名战友阵亡后,游击队退守进了林中,晏大从的第一次参战就在失败中落幕。

在河边寨的那次战斗是晏大从印象最深的一次,游击队员接到情报说将会有几个日本人路过,准备伏击。就在日本人走来时,游击队扣响了枪,惊吓中,日本人仓皇而逃,游击队员趁机追了上去,岂料一个日本兵拿起手中的枪对着追来的队员就是一枪,日本兵看一个游击队员受了伤就追了上来,游击队员飞过田埂,而日本兵却被高高的田埂绊倒,日本兵身上的佩刀也脱落,游击队员反应很快,立马反身拿起地上的刀顺势往日本兵的头上砍去,日本兵的头被削去半个,勇敢的游击队员也躲进了竹林中。同时,轻机枪手杨世刚与日本兵面对面,同时扣响扳机,日本兵倒下了,杨世刚胜利了。在这次伏击战中,打死1个日本兵、砍死1个日本兵成为了大家的骄傲,这也让晏大从更加坚定参加游击队的信心和决心。

接下来游击队接到到平河配合正规军伏击日本兵的任务,在这次战役中晏大从觉得最大快人心的是看到手榴弹炸死日本人的情景,直到现在他还会说“那次我们打死12个日本兵,看到他们抱着肠子出来滚进壕沟的时候,我们都大笑了”。

经历过游击战的晏大从也有自豪的事就是他亲手在茨竹垭口打死了一个日本人,最伤心的事就是看到和他并肩作战的重机枪手段春红倒在自己身边时的情景。那是在勐堆的一次战斗中,他们在腊菜河坡上架着重机关枪伏击日本人,战斗打响时,日本人瞄准了重机枪手段春红,就在对峙中,段春红被日本人打死,子弹射入了他的胸膛,血就像花朵一样在他的身上绽放,他永远留在了那片山坡上。晏大从看到自己的队友倒下无比痛心,也就是这次战斗和这名队友坚定了他誓把日本人赶出勐戛的信念。

当年15岁的晏大从是一个还没长大的孩子,老了的晏大从也像一个没长大的孩子。当他娓娓道来那些激战时,他说道:“我们不得不承认,中国的枪嘎(差)人也嘎(差),打败仗是肯定的,开始是不懂得什么是打战,后面晓得了就开始怕死。是个人都怕死的,更何况那个时候还是娃娃,但是怕死是怕死,要把日本人赶出勐戛又是另外一回事!无论怎样,日本人被赶出去了,我的任务完成了!”晏大从是一个没太多文化的庄稼人,但是在国难当头,家园失守的时候,他挺身而出,虽然也有害怕过、担心过,但是他的“将日本人赶出去”的信念让他克服了这些恐惧,成为了自觉捍卫家园不失一寸土地的战士。何为爱国?就是心里夹杂着怕死的情绪,却倔强地克服它,扛起枪、拼上命,为的就是让和平重回大地,这种行为没有太多的华丽辞藻修饰、没有太多的金钱诱惑勾引、没有太多的人为胁迫威逼,是一种发自内心的自觉和呐喊,这就是一个平凡中国人的爱国行为。


芒市作为日军在滇西最大的据点,日军第56师团司令部就驻扎在这里,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向东可攻打保山、怒江,向西能退守缅甸。1944年,中国远征军发起对芒市的总攻,11月19日,经过四个小时的激战,远征军占领了西山,截断了敌人后路,随着外围战事结束,中国远征军占领了芒市高地,日军见大势已去,由芒市向遮放及勐戛方向逃窜。20日,被日寇占领两年多的芒市光复。我给大家讲一讲远征军老兵李广的故事吧!

李广,1926年11月生,重庆大竹人,1941年参军,国民党中央军第2军33师97团战士,居住于芒市勐戛村委会第一村民小组二组,于2018年去世。

1941年,年纪小小的李广作为一名壮丁,编入中央军第2军33师97团,他穿着草鞋从重庆出发,在行军队伍中瘦弱的他只知道要去打日本人,却不知道会去往何处。崎岖的山路拷问着他如柴般的双腿,也拷问着他饥饿的肚腩,不知道走了多少路,翻过了几座山,踏过了几条河,未知的目的地和方向让还是孩子的他心中一阵阵的迷茫和念家。在途中,由于粮食短缺,几天都不能吃饱饭,当部队路过农家时,善良的村民看到瘦骨如柴的李广心生怜悯,端出了家里的稀饭给他吃,不懂事并被饥饿缠得快要发疯的他立马接过稀饭狼吞虎咽起来,谁知被班长看到,班长不问青红皂白的拿起抢柄就向李广打过去,沉重的枪柄、着实的力量让他几乎昏厥过去,但是军纪规定“不能吃老百姓的一粒米”,这样的责罚也只能让李广默默承受。1943年3月初,李广所在的第2军奉命开往云南整训,三个月的翻山越岭终于走到了云南祥云,脚掌也被草鞋里的刺和路上的碎石泥土扎得不堪入目,在耿马学习了一段时间的打靶后,李广才知道怎么使枪,才知道自己是个士兵,却不知道什么是战争!就在这样的懵懂中,1944年李广跟随部队开往了滇西。

经过一个月的跋涉,部队来到了龙陵,接到了攻打红岩的任务,李广第一次参战,只知道往前冲,耳边的子弹声“刷、刷、刷”,身边的战友一个接一个的倒下,但是红岩怎么都攻不下来!李广回到战壕后,接到不打下红岩绝不撤军的军令,就听到天空“轰隆隆”的飞机声,随即红岩山上一片火光四射、天翻地覆,经过集中轰炸后,部队发起了总攻,李广抬着枪就往前冲,当打上红岩山顶后,发现只有2个日本兵和2挺机关枪在镇守,而攻上红岩的路边躺着1000多具中国战士的尸体……曾有一首诗记载红岩山战斗的惨烈:“八攻红岩九涤平,壮士热血洒边城,天公有感长落泪,雨打黄花慰忠魂。”

李广部队追击日军到达了勐戛镇对白羊山进行全面猛攻,在山上全是密密麻麻的中国战士的尸体,成堆成堆的,在攻打了7次攻不上去后,部队调了两门大炮进行轰炸,但怎么也打不下来!李广所在的班接到去山后破坏日本人逃跑道路的任务,完成任务后,李广他们又接到进行最后一次总攻的命令,先是飞机集中轰炸,接着是大炮集中轰炸,最后一声号响,总攻发起。当攻上山顶后,拼起了刺刀。由于日本人的枪长刀长,比起手拿汉阳造的中国士兵来说拼刺刀是一件占不到任何便宜的事,特别是日本兵的军事素质比中国士兵高很多,拼刺刀也比中国士兵厉害,就在中国士兵处于劣势时,一个将日本士兵一一挑死的中国战士引起了李广的注意,那个士兵见到日本兵的刺刀冲来时向下一躲,抬手将日本兵的枪握住,之后抬起汉阳造向日本兵胸膛刺去。就这样的一招一式,日本兵纷纷倒下,这位士兵的光辉形象也深深印在了李广心中长达70多年。收复芒市后,李广部队便深入缅甸进行作战。

在参军的4年中,李广在磨石沟桥上绑过炸药、在勐戛急行军、亲眼看到战友倒在身边、在缅甸跑步娘子地区打战受过伤、穿过死了的日本人的皮鞋、亲眼看到逃兵被枪毙脑浆崩裂的惨状……

李广提起当年的抗战事情,哽咽得说不出话来,他说:“参军就是恐惧与爱国的选择,就是生与死的选择!我只是比那些倒下的战友幸运,看到现在的和平!我不后悔当年的选择!”也许这就是在那个国家危难、战火纷飞年代一个中国人的选择,这种选择将生死置之度外,这种选择没有太多的功利为的只是一个爱国的念想,向李广这样为了卫国远离家乡一辈子的老兵致敬。


抗战老兵的逝去带走了一段段鲜为人知的抗战故事,我们需要的是记录、是珍藏。更希望听众能在抗战老兵的故事中体会到战争的残酷,珍惜现在美好生活的来之不易,同样更希望大家能加入到关爱抗战老兵的行动中,用我们的爱来抚平他们曾经的伤痛,用我们的情来感谢他们曾经的奋不顾身。



END

文字:芒市综合广播FM105.1

音频:纳俪恩

编辑:李   翎

审核:刘   帆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