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异乡的傣家情缘


图片

我的父母亲都是山东人,他们相知相遇在重庆。父亲是军人,五六十年代的军人与知识分子,党指向哪里就奔向哪里,父亲先是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战争结束后参加援藏工作,后又参加修筑成昆铁路,再后来就是派往德宏支边。母亲中专毕业后,分配在成都机关单位工作,但自从嫁给父亲后,便开始了奔波辗转的生活,一路跟随父亲支边到了德宏芒市。

来德宏之前,母亲对德宏的了解并不多,只知道那是个遥远的地方,便到图书馆查看与德宏有关的资料。母亲在查阅资料时了解到,德宏是傣语,意为怒江下游的坝子,在古代,这里大象成群,曾经是神秘的“滇越乘象国”。德宏还是古南方丝绸之路的必经之地,先辈们以人背马驮的方式,让这条通道充满生机与传说。母亲还看到了一张报纸,报纸上登载了发生在德宏的一件大事:1956年12月16日,敬爱的周恩来总理、贺龙副总理和缅甸的吴巴瑞总理共同出席了在芒市召开的中缅两国边民联欢大会,两国总理亲手植下了两株象征友谊的缅桂花树……从报纸的文字和图片看,那时这里到处都人山人海,德宏各族群众身着鲜艳的服装,缅甸友人头戴又白又大的包头,两国边民载歌载舞,热闹非凡……

母亲对德宏的印象,还与一首传唱大江南北的《有一个美丽的地方》有关,在她的心目中,德宏,就是一个美丽富饶的地方的代名词。遥远的德宏,神秘的德宏,多姿多彩的德宏让母亲充满了向往。那时,母亲还有个误解,以为芒市的“市”和她离开的重庆市的“市”一样,是一座城市,在遥远的边陲有这么一座周总理都来过的城市,一定是个很美丽的城市。

就这样,母亲带着憧憬来到了她盼望已久的芒市。母亲时常向我们晚辈追忆起当年他们初到芒市时的情境:下了车,目之所及,满眼是大青树、凤尾竹以及许许多多叫不出名字的果树,城中的建筑除了车站、百货公司、电影院、医院和州政府不多的几栋砖混的钢筋房屋以外,街两边的房屋大都是茅草屋,街道连着大片大片的田野……作为州府所在地,那时的芒市,看不到一丝现代都市的气息,倒有一种原始古朴的田园风貌,更像个掩映在绿树丛中的大寨子。这一切,都跟母亲想象中的芒市不太一样,心中难免生出一丝丝的失落感。 

然而,这种失落感是短暂的,它很快被边疆少数民族同胞的热情好客感染得烟消云散。待安顿下来,少数民族同胞从家里端出各式各样的热带、亚热带水果,送给这些素不相识的支边青年们,麻蒙(芒果)、翁几果(番木瓜)、缅桃(番石榴)、菠萝等应有尽有,这些琳琅满目水果,对于来自北方的母亲来说,不仅从来没有吃过,就连水果的名字都是第一次听说。

当年的母亲算是个文化人,在单位里人人都敬重她。父亲是军人,常年奔波在边境村寨进行宣讲工作,经常是母亲一个人留守在家里。看到母亲举目无亲,形单影只,单位里的同事下了班后时常带着母亲去周边的寨子里玩,感受傣族寨子里的民风民俗,教会母亲骑自行车去法帕泡温泉,以缓解母亲离乡的愁绪。

渐渐地,母亲认识了很多少数民族朋友。其中最要好的是一位傣族朋友,名叫方思艳。母亲追忆说,方思艳(我喊她叫方阿姨)年轻时长得可好看了,属于典型的傣族小“卜哨”,温柔又善良,脾气又好人又勤快,在生活上帮了我们一家不少忙。方家有兄弟姐妹六个,方阿姨是家里的老大,在六十年代,无论农村还是城市,人民生活不是很富裕,方家的生活状况不是太好。母亲是北方人,习惯吃面食,刚好芒市人不爱吃面食,于是母亲就用一斤米换两斤面,将节余下来的粮食接济方家,帮助他们度过了那段艰苦的岁月。方阿姨有两个弟弟,个子又高,人又长得帅气。方阿姨经常带着他俩来找我母亲玩,母亲爱看书,每次他俩来母亲都会找适合他们读的书给他们看,并跟他们讲书中的各种知识,他们因此也掌握了很多他们从前不知道的知识。母亲常常还把她最喜欢看的书借给他们看,让他们也喜欢上阅读。在阅读中,他们遇见不懂的或是不理解的,他们也会主动请教母亲,母亲会又热心又仔细地一一解答。在母亲的帮助下他们的阅读理解能力越来越好了。后来,大方叔参加了人民解放军,小方叔还当了医生。方阿姨也找到了对她心仪的丈夫,方阿姨家生活渐渐地得到了很大的改善。

自此,我们一家与方家结下不解之缘。

滴水之恩总会得到涌泉相报,当我们一家遇到困难之时,方家毫不犹豫地伸出了援手--

母亲在生下大姐之后,把外婆接来芒市,一方面是因为家里添丁后家里需要外婆来帮忙,更主要的是,母亲在芒市工作生活一段时间后,感觉这里不仅自然条件优越,且民风淳朴,人与人之间和睦友善,患难与共,是个难得的好地方,于是便将外婆接来芒市一起生活。父亲一如既往长年累月地在外面工作。紧接着,我们四姐妹相继出生,随着家里人丁兴旺,家里的经济条件却日渐拮据起来,母亲的日子也过的日愈艰苦。再后来,母亲又随着父亲的工作调动,离开了芒市到梁河工作。一次,方阿姨出差到梁河,择机登门看望母亲,目睹我们一家生活的艰难和困境,一向好脾气的方阿姨,那一天却发了脾气,责怪母亲没有及时将家里的窘境告诉她。方阿姨临走时,买了一大包食品、衣物交给母亲,食品里有很多我们小孩子爱吃的糖果,包裹着糖果的五颜六色的漂亮糖纸,至今我还一直保存在我的小书里。大方叔从部队转业回来后在政府机关工作,知道母亲的生活的窘迫后,到梁河出差时经常给我们带来漂亮的塑料凉鞋和崭新的衣服。

自小三姐就体弱多病。一次,三姐生了一场大病,在县医院怎么治也治不好,母亲急得落泪。正好大方叔在梁河出差,听闻后,连夜将三姐送到州医院里,交给小方叔叔,在小方叔精湛的治疗和精心的照料下,三姐很快得以康复。自此,三姐对穿白大掛的医生产生了无限敬仰,暗下决心长大了要当一个像小方叔一样当名的好医生,后来,三姐通过自身的努力,实现了她的人生愿望,成为一名优秀的眼科专家。

时光飞逝,我们这些当年的小不点们都逐渐长大成人。昔日母亲和方阿姨她们住过的当年算是最好的那排土基房子还在,只不过已是杂草丛生。斑色路上的小礼堂,依旧还留着母亲和方阿姨、方叔叔们年青时的快乐笑声,小礼堂外面的古榕树见证了母亲和方阿姨他们一家的团结友爱,互帮互助。我们一家与方家在患难中互相帮扶共渡艰难时光,不是一家人亲如一家人,在相互帮扶中,我们都走上了不同的工作岗位。如今,我的父母亲,方阿姨和大小方叔都已退休在家,儿孙满堂,幸福地享受着晚年生活。每逢年节或休息日时,我们两家人都要到梁河或在芒市聚一聚,叙叙旧,拉拉家常,其乐融融。伴随着祖国翻天覆地的沧桑巨变,德宏边疆的面貌日新月异,工作环境和生活条件都发生了质的改变,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早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但我们一家与方家结下的不解之缘却越来越深厚。

五十六个民族,五十六朵花,五十六种语言,汇成一句话,五十六个民族是一家......,我们都是“民族之家”中的一份子,母亲与傣族方家结下的不解之缘,或许只是其中的一例。其实,在芒市、德宏及至全国,有许许多多和我们两家一样的有缘家庭,与当地的各族人民和睦相处中结下厚缘,各族人民亲如一家,像石榴籽一样紧紧抱在一起,维护边疆少数民族团结是每个人的义务,民族团结一家亲,民族团结之花处处开放。

梦里不知身是客,误把他乡作故乡。这是诗人的感怀,对于母亲而言,德宏,既不是梦更不是客,这块她工作生活了几十年的地方,这块结下了不解之缘的地方,这块她深深眷恋的地方,在母亲心目中,不再是“他乡”,而早已经将她视为故乡。

图片


END

来源:芒市融媒体中心通讯员   张爱华 

编辑:李   翎

审核:刘   帆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