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名镇话遮放

云南省德宏州芒市遮放镇属历史上的“古乘象国滇越地”,位于芒市大河和龙川江的交汇口冲积平原。遮放坝区土地肥沃、光照充足、雨量充沛、植被茂密、物产充裕、民族众多,自古以来就是怒江西岸的大粮仓之一,滇西民谣即有“芒市的谷子遮放的米,象达的姑娘龙陵的雨。”其中遮放贡米以其独特的品质和口感,被外界誉为“会跳舞的米”。遮放镇东北连芒市,西南接缅甸,是古代南方丝绸之路上的一个重要驿站。抗战期间中日双方在此展开血与火的拼杀,千年古镇见证了一段反侵略、驱倭寇、收国土的全民族抗战场景。

图片1.png

遮放稻田丰收美景

一、爱国土司

在遮放这块神奇的土地上,不能不提一位与滇缅公路、抗战救国密切相关的重要人物,那就是1932年承袭遮放副宣抚司第20代土司的多英培。多英培肆业于腾冲中学,虽是边地土司,思想并不因循守旧、固步自封,注重教育且具有深厚的家国情怀,积极领导地方经济社会发展。1937年,云南省主席龙云嘉奖边疆土司守土有功,多英培等被邀请到内地参观游览,特别是途径上海,见到“八、一三”淞沪会战时的场面,感受颇深。返乡后向司署人员及各族头人等讲述了沿途见闻和抗战形势,增强了边疆各族民众对国家的认同感。

全面抗战爆发后,日军全面封锁中国沿海港口。值此危亡之际,滇西各族人民倾力修造抗战输血线——滇缅公路,地处公路重要节点的遮放,各族儿女,云集工地。其中畹町至遮放一段公路,主要由遮放司署派工参加修筑。为了按期完工,多英培亲自上路督导,积极筹集钱粮、招募民工。1938年春,滇缅公路工程正式开工不久,大批工程技术人员携带家眷进入遮放,为解决西南运输处遮放办事处职员子女读书问题,多英培在遮放司署办起了第一所小学,即今日的遮放中心小学。

1938年12月,西南运输处主任宋子良亲自从仰光武装押运第一批军用物资顺滇缅公路回国抵达遮放。这是中央军队首次进入滇缅边区,引起少数民族上层的恐慌和阻滞。多英培出面做了大量的解释工作,方便车队通行。随后在遮放设立西南运输处军事运输仓库和接转站。为紧急抢运战略物资,1939年2月7日,宋子良请求“南侨总会”主席陈嘉庚在南洋招募技工,爱国侨领陈嘉庚先生振臂一呼,3200多位南洋华侨子弟积极响应回国,组成“南洋华侨机工回国服务团”支援祖国抗战。多英培积极参与筹建华侨机工的驻扎营地,其中驻遮放的第13大队就有华侨司机180人之多。

1941年3月11日,西南联大教授曾昭抡由昆明动身,搭乘便车,踏上西南旅行之路。曾昭抡见到遮放土司多英培时,是在整修滇缅公路的现场。在他《缅边日记》中记有:“在许多简陋篾棚旁边,有一座西式的白帆布帐篷,衬出来很明显的对较,那便是多土司夜间住宿的地方。多土司在土司当中,要算一位讲求新生活的青年。他不娶妾,不抽大烟;并且还自己来到护浪(即遮放的户拉)监工,实在是一件可佩的事。我们见他的时候,他是上身穿着一件西式衬衫,打的一条红色的领带,下面着了一条中国裤子,穿上一双低筒皮鞋(Pumps)。当我们邀他一起照一张相的时候,他立刻换上一条白帆布的裤子。据说多土司为人很忠厚。”多立昌口述史中亦有“遮放司署的属官轮流配合公路局的人员到工地去监工,土司多英培率领多立周每周参加‘滇缅公路进展会议’一次,及时解决问题。”

图片2.png

1935年边疆民族调查员与遮放末代土司官多英培先生(中)在土司衙门合影


二、滇缅重镇

在滇缅公路修筑期间,从外地招募了大量的汉族技工分布于少数民族聚居的芒市、遮放一线。在密切合作的筑路过程中,人为的营造了少数民族与汉族间的直接接触,促成了少数民族与汉族间的通婚,滇缅公路管理局局长谭伯英在《滇缅公路修筑史》中有这样的描述:“为了使这些筑路工人摒除身居异乡之念,我乃打破传统习俗,使汉族工人与摆夷(即傣族)女子通婚……我要他们通婚,有三个目的,其一:汉族与摆夷可以相互了解,其二:工人可以藉此获得食宿之处,其三:和摆夷人搭上了亲戚关系,便于招募工人。”遮放不少傣族青年女子嫁给了汉族技工,有力地促进了边疆各民族的融合,在全民族抗战救国、齐心筑路的大旗下,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在傣乡大地深入人心。

滇缅公路通车后,遮放这片神秘之地,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不少专家学者纷至沓来。香港大公报记者萧乾专程赶赴滇缅公路沿线采风,写成《血肉筑成的滇缅路》,刊载在1939年6月17日至19日的香港《大公报》上,引起国际社会的瞩目。曾昭抡则记道:“遮放是现在滇缅公路上中国境内最西的车站。经由缅甸来的外国货品,由海船运到仰光以后,坐36小时的火车到腊戍,再由运货汽车运到遮放交货,改装中国方面的运货汽车,运往昆明。因为这种缘故,遮放,从一座穷乡小村,变成“五方杂处”的交通要站。这里有酗酒的印度司机,有夷装的摆夷女郎,有赌博的工人,有西装的少年,现在还有很摩登的太太们。边疆生活的遮放,真是太有趣了。”由仰光上岸乘火车至腊戍,顺滇缅公路进入中国境内的美滇缅铁路抗疟团团长哈斯对遮放沿途的美景大为赞赏。他于1941年11月8日下午9:30在重庆对美广播观感中提到:“滇缅公路乃为援华物资之主要运输线,该路情形极佳。目下货运亦极忙碌……进入中国境内,沿途青山绿野,风景优美。美国人对该路之风景极欣赏。”其中哈斯博士进入中国第一站看到的坝区美景即为遮放。

为了司乘人员的安全、货物运输的顺利进行,卫生署在沿途设立了医疗机构,遮放医院应运而生。1939年,为提高民众福祉,在遮放建立了第一个卫生防疫机构——美国罗氏基金抗疟委员会研究所。10月留美医学博士许世钜等人在贵州的铜仁、松桃、江口调查和防治虫病疟疾,结束后偕夫人姚顾英赶赴遮放主持“治瘴疠”工作。

1940年10月18日,滇缅路被英国封锁三个月后重新开放,运输统制局安排西南运输处抢运兵工署物资,其任务是将存放在缅甸腊戍的7500吨军事物资运入中国云南的遮放、芒市等地,并加派华侨先锋第一运输大队进驻遮放。交通部长俞飞鹏亲临遮放,督查运输情况。由于遮放独有紧挨缅甸、纵深宽阔、基础良好的地理区位,已成为怒江西岸最大的物资仓储中心和转运中心。遮放囤积了大量从缅甸紧急抢运来的成品武器及原料、石油和汽车配件、药品等,同时国内换取外汇的出口商品(如桐油、猪毛、锡等)也在此地转运。拥有8栋仓库建筑的遮放武器储备库是滇缅公路沿线的5个武器仓库之一。就石油运输线路一项,首先由缅甸的腊戍和八莫两地的油库运入中国境内的遮放油库,然后再分段运入滇缅公路沿线的保山、下关、昆明等地。

图片3.png

历史上的滇缅公路三条勘察线路,最终选用中线,从今天的德宏出境,遮放为其重要站点


三、远征前哨

1941年底,为保障《中英共同防御滇缅路协定》的实施,中国政府组建中国远征军入缅作战,在备战入缅前,曾在广西昆仑关重创日军的第5军第200师入驻滇西集训,1942年1月4日,抗战名将戴安澜师长从保山驻地出发,考察滇缅公路沿途军务,对于怒江西岸的芒市、遮放、畹町印象深刻,并在日记中记下:“芒(芒市)、遮(遮放)、畹(畹町)三地以及我国整个边疆,均极为重要,尤以上述之三地风景优美,土地肥沃,物产丰饶,并无瘴气,此或因交通发达,而卫生进步欤!”点明了三地所处的区位优势和在国家安全中的重要作用。

1942年2月22日,第200师在副师长高吉人的率领下从保山板桥沿滇缅公路进入芒遮板(勐板)地区向畹町集结,并将第200师司令部设置在遮放。3月1日,戴安澜刚从昆明返回到遮放第200师指挥所研讨入缅作战事项,就接到英方紧急通知,立刻出发连夜驱车赶赴缅甸腊戌参加中英缅甸协同作战高级会议,会后按作战部署电令第200师迅速先行入缅,遮放各族民众目睹祖国的军队浩浩荡荡开赴缅甸抗日战场,激动不已。

在随军记者的笔下,将硝烟之外的视角扫向遮放的美景,如有步入世外桃源之感:“芒市、遮放原为瘴疠地带,近因人烟日稠,卫生设备增多,疾疫已少,其地风物幽美,居民皆夷族,纯朴健壮,加以开发培植,必为该路最佳风景区。”即便是外媒英国路透社的记者对芒市和遮放的傣族坝区也不吝赞美之词:“云南西部的边境上沿着公路过了龙陵那面,别有一片天地。肥沃的平野上躲着一段段的丘陵地带,榕树特别高大,汽车从她们的枝叶下穿过,要阴凉好几秒钟的时间。近旁的远处一丛丛的绿竹依着无数的竹篱茅舍、沟渠纵横,有潺缓的流水在这好似世外桃源的土地上。有一种摆夷族生活着,从他们的语言文字风俗习惯来看,他们是和汉族有极密切的血脉关系。”

对抗战热情支持的边疆民众,战地记者乐恕人有着深刻的印象:“出国远征,无上光荣”,边境上沿途看得见这类写在墙上的标语。“当我随着多辆满载队伍的卡车离开遮放、畹町的时候,中国人民是怎样热烈在欢送他们英勇的将士呵!瞧吧!草棚茅屋上面全悬挂满了国旗,街头巷尾全站着欢欣的老百姓,一阵热烈的欢呼,水果、饼干和价值昂贵的香烟像狂风乱雨似地扔上了军车。温柔的摆夷男女、强悍的山头族(即景颇族)人,他们也都咧着嘴在笑,手在空中不停地挥动,有几个年青的姑娘,她们居然会用英语叫出了“华军华军”的呼声。”

图片4.png

滇西抗战期间滇缅公路遮放段一个富有人家的房屋改做医院,图为受伤的中国士兵正在接受治疗


四、胜利曙光

由于中英战略分歧,第一次缅战失败,日寇顺滇缅路侵入滇西。遮放沦陷后,日本侵略者为了控制边疆少数民族地区,挟逼多英培出任维持会副会长,多英培迫于压力虚与委蛇。但英勇的边疆各族人民誓死不当亡国奴,曾任遮放司署驻畹町办事处主任的杨思敬揭竿而起,成立“潞西青年抗日救亡团”,在遮放司辖地勐戛三仙洞点燃边疆的抗日烽火。遮放小学教师谷祖汉闻讯率领遮放坝区傣族青年积极响应,队伍很快扩充到300多人。杨思敬家族与遮放多家土司系世交,多英培暗中资助枪械10多支,支援敌后抗战,并在杨思敬不幸被俘后积极策划营救。

1944年夏天,滇西大反攻的消息传到遮放,备受日本侵略者欺凌的各族人民奔走相告,盼望中国远征军早日收复河山,还边疆一片安宁。远征军收复龙陵后,中日两军的战力开始发生质的变化。11月3日远征军收复龙陵,11月20日收复芒市,左中右三路大军在相继攻下三台山、囊左寺、白羊山、红球山、营盘山等要点,各路勇士以钳形包围之势对遮放发起总攻,追歼遮放及芒市大河两岸残存的日军。

11月30日夜,日军第56师团长松山佑三不得不下达全面撤退的命令,师团指挥所于12月3日迁到了畹町以南4公里缅甸境内的曼昆坎。盘踞滇西两年半的日军第56师团部撤出中国,至此滇西大反攻已经取得标志性的胜利。

12月1日上午11时,中国远征军第11集团军第71军第87师第260团进入遮放,第259团和第88师第263团也于中午进入该城,宣告胜利收复遮放。12月2日,第11集团军总司令黄杰偕远征军总部炮兵指挥官邵伯昌,第2军军长王凌云,参谋长张镜澄,第71军代军长陈明仁,代参谋长易谨,长官部高参龚贤湘,陆军大学教官吴致皋及中央通讯社记者俞创硕、黄印文二人赴遮放视察。离驱逐倭寇于国门之外,仅有一步之遥。

图片5.png

1944123日,中国远征军第11集团军总司令黄杰偕第6军代军长史宏烈及集团军总部参谋长成刚视察刚收复的遮放阵地


为提早发动对滇西日寇最后一战的畹町战役,远征军司令长官卫立煌为大军粮食供应深感忧虑。勤劳朴实的遮放民众闻讯后,立即行动起来。为尽快全面击败日寇、还我河山,大家同仇敌忾、团结一致,明大理、识大局的爹弄和咩八(傣语大爹和大妈)率先挤出自己为数不多的口粮,号召大家积极响应,一时间往远征军兵站总监部第11分站遮放办事处运送粮食的人流络绎不绝,短短几天就筹集到十万斤军粮,有力地支援了战局的顺利推进。遮放这片热土上的边疆各族儿女在“收复失地,滇省最早”的抗日战争滇西大反攻中,书写了爱国护边的瑰丽篇章。

图片6.png

1944123日澳门出版发行的《大众报》报道收复遮放情况


END

文图:德宏师范高等专科学校  陈 述

编辑:李   翎

审核:刘   帆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