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M105.1《芒市往事》丨《混依海罕》之《海罕之歌永不消失》




《混依海罕》之《海罕之歌永不消失》

微信图片_20210406143749.jpg

各位听众,你们好!《混依海罕》的故事已经讲了三个,今天讲述最后一个,我们一起分享。

▲点击收听精彩音频


   上次讲到海罕被押往刑场,景社公主玉蚌在后面追赶,发出撕心裂肺的呐喊。我们就从这里开始吧。

果朗王在城西残忍地杀害了海罕王子,高高的刺桐树上悬挂着一个竹笼,里面装着海罕的头颅。“咚……咚咚……”一个身材肥胖的卫士敲着铓锣大喊:“大家听着,海罕被大王斩首了,头颅挂在刺桐树上,快来看呀!”

另一个身材高大的卫士走过来小声说:“海罕是歌王,他去世了我心里十分难过,你的声音小一点好不好。”

胖卫士说:“大王有令,不叫不行啊。”

高个子卫士瞅了胖卫士一眼,没有再说什么。然后长久地凝视着海罕的头颅,内心充满了无限的悲伤,眼泪悄悄地滑落在衣襟上,他快速地用衣袖在眼睛上抹了一下,继续注视。他突然对胖卫士说:“咦,你看,海罕王子的嘴巴一动一动的,好像在唱歌。”

胖卫士说:“唉,海罕的歌是好听,可惜人死不能复生啊。”

高个子卫士说:“世间的事难说,什么奇怪的事都会发生。我听过娥并与桑洛的故事,生前不能做夫妻,死后却变成小鸟在唱歌,他们还飞到天上,成为亮晶晶的星星。”

“嘘,小声点,万一被别人听见就糟糕了。”胖卫士说完紧张地看看四周。忽然发现果朗王从东边走来,急忙说:“哎呀,大王来了!”说着便再次敲响铓锣,边走边喊:“大家快来看,看海罕的人头呀!”

果朗王和管家双幸来到现场。果朗王大声问:“卫士们,海罕的头颅挂好了没有?”卫士们齐声回答:“已经挂好了!”

果朗王慢慢地走到竹笼下,用手麻麻自己的络腮胡,得意地说:“海罕呀海罕,看你一世英雄,如今落得个什么下场,哈哈哈……他转过身面对众多百姓说:”你们看见了没有,谁敢反对本王,和他一样,斩首示众!”

接下来双幸说:“嗯,你们要严加警戒,不得误事。”卫士们齐声回答:“是!”

看到自己的情敌已经被处决,果朗王心满意足,带着随从回宫去了。

傍晚,太阳靠近西山,释放出血色的余晖,微风徐徐吹过,浓烈的血腥味渐渐散去。前来观看的百姓依然不肯走,他们想多陪陪海罕王子。人虽然很多,但静悄悄一片,人们用沉默祭奠心中的王子。他们虽为果朗王国的黎民百姓,但他们并不喜欢凶残暴虐的果朗王。只因为惧怕暴政,敢怒而不敢言。此时,突然从人群里走出来两个人,一个是罕妹,一个是罕妹的父亲老爹弄。爹弄就是大爹的意思。

“干什么?你们是那个寨子的?”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卫士用铁枪指着他们问。老爹弄说:“我们是帮瓦寨子的,路途很远,才赶到。”罕妹随即补充说:“我们来看海罕王子一眼。”

年轻卫士依然声色厉俱:“不准走近看,退回去!”老爹弄和罕妹还是站着不动。另一个中年卫士也走过来说:“听到没有,赶快退回去。”于是,老爹弄掏出一小袋碎银子说:“二位不要生气,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拿去买酒喝吧。”两个卫士互相对视,不知道要还是不要。老爹弄见状,就把银子递给对方说:“没关系,老人给你们一点酒钱,拿去吧,啊。”中年卫士很想要银子,嘴里却说:“这这……不好吧。”

此时,高个子卫士走过来说:“兄弟,老人家从很远的地方赶来,不容易,行个方便吧。”

胖卫士也凑过来说:“是呀,这种小事我们睁只眼闭只眼算了。”

年轻卫士咧咧嘴,笑着说:“有酒喝就好。”说完拉拉中年卫士说:“走,我俩到那边喝酒去。”二人很快离开了。

老爹弄鞠躬说:“谢谢二位宰弄。”宰弄是大哥的意思。

“不客气。海罕是个英勇善良的王子,你们的心情可以理解。”高个子卫士说完又对更多的百姓招招手,示意大家走过来看。人们纷纷靠近海罕王子,刺桐树下围了数百人。

老爹弄和罕妹目睹海罕的头颅,极大的悲痛化作一股强大的气流,要冲出咽喉。两人紧紧地用手捂着嘴巴,不让哭声爆发出来。所有的人都低下了头,默默地流泪。情绪稍微好一点的时候,老爹弄把一束洁白的鲜花插在竹笼边,再用白布盖住竹笼。爹弄默默地在心里唱道:

高山笼罩着一层雾气,

天空飘着几缕乌云,

今天是海罕王子殉难的日子。

诉不尽百姓的哀痛心情!

唱完后开始斟酒,然后再接着唱:

向王子敬献一杯米酒,

心中滴血手儿颤抖。

米酒是百姓的眼泪呵,

象瑞丽江水一样深厚。

睁开眼吧,海罕王子,

请你把百姓的情意领受。

   此时此刻,除老爹弄和罕妹外,其他人同样无比悲伤,心中都有无数的歌曲要唱,但他们不敢唱,伤痛的眼泪簌簌往下落,滴在冰冷的土地上。

     黄昏了,夜幕渐渐拉开。年轻卫士走过来说:“玉蚌公主要来祭祀海罕,祭祀结束之后,要马上回去和大王成婚。你们赶快让开,回到原来站立的地方。”听说公主要来,老爹弄悄悄对众人说,我们见机行事。

片刻之后,玉蚌公主来了,由于内心过度痛苦,加上步子迈得太快,一下子跌在地上。卫士们急忙把她扶起来。中年卫士乘机讨好说:“公主身体宝贵,千万别摔着,否则我们吃罪不起呀。”

公主环视了一下四周,对卫士们说:“我要祭奠海罕王子,你们身上带着血腥的铁器,他的灵魂会不安的,你们离远一点吧。”众卫士不远离去,公主就大声说:“你们不让开,我就走了,大王怪罪下来我不管!”卫士们只好无奈地离开了。

玉蚌公主虽然是来祭奠,其实什么也做不了,她呆呆地望着竹笼,顿时号啕大哭,眼泪似乎比瑞丽江水还多。由于极度悲伤,几次哭得昏死过去,民众看见公主这样,又纷纷围过来。

宫廷里花团锦簇,桌上摆满了美味佳肴,大小官员衣着鲜艳华贵,坐在椅子上喝茶,等待大王和玉蚌成婚。迟迟不见公主回来,果朗王耐不住了,带着卫士亲自来找公主。

看见果朗王来了,高个子卫士急忙跑回来告知玉蚌等人。此时,罕妹也跑回来说:“我已把那些卫士灌得烂醉,玉蚌公主您赶快走吧。”说完立即脱下玉蚌的衣服穿在自己的身上,再把玉蚌的头巾裹在头上。罕妹的用意公主明白,她说:“不行,果朗王一旦发现是你,后果严重,我不能一走了之。”

老爹弄说:“事情紧迫,后面的事我们来应付,您快走。”

玉蚌公主坚决不走,众人将她强行推走,即刻离开了现场。与此同时,围观的人又再次回到原来站立的地方。

果朗王来了,他满面春风,笑着说:“玉蚌公主,你的要求我已经满足了,现在该回宫成婚了吧。”罕妹低着头不答应。

果朗王又说:“公主啊,走吧。”罕妹仍不答应。果朗王急了,用手扯开罕妹的头巾,发现不是玉蚌公主,惊得“啊!”地大叫起来。他马上调集宫中兵马,连夜追赶玉蚌。

玉蚌朝着瑞丽江方向逃跑,一直跑啊跑,鞋子跑烂了,衣服划破了,全身上下都是伤口,鲜血淋漓。她顾不了疼痛,坚持不停地跋山涉水,很长时间才抵达瑞丽江边。尽管如此,后面的追兵还是一直追着不放,而且越来越近。眼看就要被果朗王抓住了,玉蚌对着滔滔的江水大声说:“海罕哥,我来了!”随即纵深跳入大江。果朗王和他的士兵们呆呆地站在江边。过了一会儿,瑞丽江彼岸响起了海罕的歌声,抬眼一望,海罕和玉蚌轩立在江边,依然英姿潇洒、貌美如仙。果朗王哪肯放过,命令士兵砍伐竹木,扎成筏子,横渡大江,冲杀过去。可是,等冲到那边的时候,海罕和玉蚌又在这边歌唱。如此反反复复,很多人葬身大江,最后连果朗王也被江水淹死。一个恶贯满盈的暴君,无情的江水结束了他的一生。

果朗王死了,一场以女人有关的战争落下帷幕。

海罕的头颅被人们埋葬在山坡上,据说,夜深人静的时候头颅还在唱歌,歌声飘过田野,飞向远方。后人把安葬海罕头颅的地方称为“店门”,意为会唱歌的地方。

各位听众,海罕的故事到此结束,感谢各位收听。

END

文字:芒市综合广播FM105.1

音频:纳俪恩

编辑:李   翎

审核:刘   帆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