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M105.1《芒市往事》丨《千年呼唤》

各位听众,大家好!疫情期间尽量少出门,我们坐在家里分享一个小故事吧。

▲点击收听精彩音频

每当我们走进大山深处,就能听到一种很特别的鸟叫声,好像在呼唤一个人的名字,这个人的名字叫“丁贵阳”。尤其是太阳即将落山,黄昏就要来临的时候,呼叫声更加清晰洪亮。

“丁贵阳!丁贵阳……”夕阳下的晚风载托着焦急、凄凉而悲伤的呼唤,声音传遍广袤的森林,回响在深邃的河谷中。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它寻找的那个人去哪里啦?怎么呼唤了几千年还没有回音。关于它的故事啊,还得从头说起。

有一家人,生活在历史的远方,这户人家姓丁,居住在大山脚下,男主人是个员外。他的妻子患病去世了,留下一个孩子,名叫“丁贵连”,父子俩相依为命,感情较好。过了几年,丁员外又娶了一个姓张的女子做二房。张氏又带来一个儿子,为了与丁员外家的字派相符,张氏带来的儿子取名“丁贵阳”,和丁贵连成为弟兄,丁贵连是长子,丁贵阳是兄弟。两个孩子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在日常生活中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彼此之间并没有任何隔阂,感情十分融洽。过了些年,丁员外年纪大了,需要把身后的事情安排好。员外家庭比较富裕,财产很多,需要确定一个掌家的接班人。按照中国的传统,掌家人一般是由长子来继承,贵连是长子,是理所当然的传承人,可张氏不同意,坚持要自己的亲儿子来做掌门人。夫妇俩各持己见,争执不休,谁也说服不了谁,争吵一直没有结果。后来,张氏提出让兄弟两个每人挑着三升火麻子去东山和西山种植,谁的麻子先出芽,谁来掌家。丁员外心想,两口子成天吵闹也不是一回事,谁掌家看个人的造化,于是就同意按照夫人的想法去做。

第二天,两兄弟挑着火麻子进山了,一路有说有笑。哥哥对弟弟说:“你去西山,我去东山,你要用心种植,不要贪玩,希望你的火麻子先出芽,今后你来掌家。”弟弟说:“哥,我不想,我要你的火麻子先出芽,今后你来掌家。”两人心无芥蒂,彼此推让。殊不知啊,为了使自己的儿子获得继承权,张氏事先就做了手脚,她在暗地里把丁贵连的火麻子炒熟了,而丁贵阳的火麻子依然是生的。临走的时候,张氏还悄悄对亲儿子丁贵阳说:“在路上千万不要和你哥哥调换担子,各人挑各人的,记住了没有?”丁贵阳点点头,表示记住了。

火麻子,中药名称叫火麻仁,可食用,炒熟的火麻子味道更好,吃起来很香。途中,哥哥丁贵连走在前面,弟弟丁贵阳走在后面。小孩子毕竟嘴馋,丁贵阳随手在哥哥的箩筐里抓了几颗火麻子吃起来,感觉脆香可口,越吃越有味,很快就把母亲交代的话忘得一干二净。他说:“哥,你的火麻子太香了,我两个换吧。”哥哥一直关心兄弟,此时弟弟说换,自然也就换了。

走到岔路口的时候,两人约好,不论哪个的火麻子先出,都来到这里等候,一起回家。然后各自挑着担子进山,开荒种植去了。

半个月后,下了一场大雨,哥哥丁贵连种植的火麻子破土而出,黑色土地上长出了绿色的幼苗,密密麻麻一大片,长势非常好。贵连看到自己的劳动成果,心里非常高兴,挑着空箩筐往回走,来到岔路口等着弟弟回来。第一天没有等到,一连等了三天,还是不见贵阳的影子,他心里开始着急了,就朝着西山方向走去,边走边喊:“丁贵阳!丁贵阳……”到处都是幽静的森林,树木遮天蔽日,回答他的只有呼呼地山风和哗哗的流水声,根本找不到弟弟丁贵阳。越是找不到,心里就越急,他翻过一座又一座大山,淌过一条又一条河流,不停地呼唤,不停地寻找,找不到弟弟,决不甘心。日子一天天过去,直到喊破了嗓子,口吐鲜血,染红了胸腹,最终累死在大山里。丁贵连死后变成一只美丽的小鸟,个体不大,胸腹有红色的羽毛,那是它前世的鲜血染红的。前世为人,今生为鸟,依然在呼喊丁贵阳的名字。

两个孩子长时间不回家,父母焦虑万分。丁员外带着人进山寻找他们的踪迹,当发现自己的亲生儿子丁贵连已经变成一只鸟的时候,顿时气得七窍出血,倒在地上。由于怒气攻心,医治无效,不久便以世长辞。丁员外去世后,同样变成一只鸟,和自己的儿子在森林里飞来飞去。儿子天天喊:“丁贵阳!丁贵阳……”老子接着喊:“走——快回!走——快回……”

几千年过去了,呼唤丁贵阳的声音还没有结束,每年的春夏两季都在叫唤,因为年代久远,丁贵阳的名字变成这只鸟的名字,其实,它不是丁贵阳,而是丁贵连。人们听到它的叫声,会产生一种悲悯之心,同情他们的人生遭遇。故事产生于什么朝代,无从考究,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千年的叫声已经变成人性的呼唤,良知的呼唤。

今天的故事就讲到这里,谢谢收听,下次再会!

文字:芒市综合广播FM105.1

音频:纳俪恩

编辑:胡筱雯

审核:刘   帆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