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小说《老兵不老》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泱泱中华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有数不尽的英雄人物,今天我们所说的不是名垂千古的英雄人物和惊天地泣鬼神的英雄事迹,今天咱们说的是你我身边名不见经传的普普通通的小角色和身边看起来微不足道的小事儿小情。

WeChat 圖片_20190318112114.jpg

老杨在应急部门工作很久了,机构改革前的安监工作就从事了好多年,改革后成立了应急管理局,老杨还在,无论是安监工作还是应急工作,老杨都“门儿清”,所以整个应急系统都尊称老杨为应急战线上的老兵,嗨!您说对了,老杨确实是一名复转军人。

众所周知,应急队伍是一支发生各种自然灾害和安全生产事故第一时间到场开展应急救援、统计受灾情况及提供物资保障的队伍,因全年365天不间断无缝隙、高强度的值班值守,所以应急人也被誉为“人民生命财产的守夜人”。

    单位的老杨今年60岁了,年底就要退休了,可在老杨身上,却丝毫未见马上面临退休的痕迹,而看见更多的是老杨在工作上的兢兢业业、任劳任怨和一丝不苟。老杨是一名退伍军人,79年入伍,参加过越战,是经过战火洗礼的老革命。老杨阔口方鼻,浓眉大眼,虽年近六十,但腰不塌背不驼,除了头发略微稀疏花白,其他方面还真看不出他是一位60岁的老同志了,当过兵的人精气神就是不一样。老杨的个头在南方男人当中算是“高人”了,是应急系统在职的工龄党龄最长,年龄最长,行政级别最高的一位,虽然老杨的资格老,但在单位老杨的身段儿放的是最低的,有啥脏活累活,不由分说主动请命,勤勤恳恳,而且从不叫苦叫累。

    说到这儿,有人不免会有疑问,你这是吹牛还是故意用文字来渲染?我们所了解到的快退休的机关干部,哪个不是“五个一”(即一杯茶、一盒烟、一张报纸、往那一坐就是一整天)。嗨!不瞒您说,一点儿也不夸张,现实当中的老杨还真不是大家所想象的那样。

老杨的同事老刘,跟老杨一样再过几年也要退休了,俩老头儿关系挺好,各自负责一块领域,在各自的领域里面都是一把好手。由于是同龄人又有相同的爱好(抽烟),工作之余俩老头儿时不时的你敬我一支,我敬你一支,顺带交流一下心得。这天老刘经过老杨的办公室说:“走,老杨到吸烟区抽支烟!”老杨说:“好啊,有什么好烟?”“前两天贵州一个老朋友给我带来几盒黄金叶,尝尝比咱们的云烟怎么样?”老杨说:“好,马上过来”。

QQ截图20210426110621.png

说话间俩老头儿一前一后来到了单位的吸烟区。抽烟的过程中,老刘跟老杨说:“老杨马上要退休了,心里有什么感想?”老杨回答:“干了大半辈子了,以前老想着赶快退休吧,可现在临近退休了,我这心里面又有点儿舍不得了,还有几个月了,还是好好珍惜吧,这么多年都过来了,也不差这几个月了,只要不到退休的那一天,我就要干好我的本职工作以及本职工作外局领导临时指派给我的任务,站好最后一班岗。于公来说我要对得起我手里的这份儿工资,搞好传帮带;于私呢我是一名有着40年党龄的老党员,一名上过战场的老兵,人过留名,雁过留声,再说了想想我那些牺牲的战友,我已经很幸运了,还有退休与退伍都是一回事,都不是船到码头车到站,60岁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说实在的,党和国家对我们不薄啊!”老刘说:“是啊老杨,我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没当过兵,都说当兵后悔两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以前还不觉得咋的,可越是年纪大了,这心里边儿越觉得遗憾,特别是现在军人在我们国家的地位越来越高,全国上下都在拥军优属,我看着还真是有点儿羡慕嫉妒恨啊,哈哈哈哈哈……”。

WeChat 圖片_202102091714268.jpg

俩老头儿正在吞云吐雾的聊着,这时单位的小王从厕所里面走出来。小王也是一名复转军人,在部队干了16年,刚刚转业回地方进单位工作,小王是北方人,小寸头,国字脸,伏犀鼻,菱角嘴,元宝耳,两道剑眉斜插入鬓,走路抬头挺胸,再加上40岁的年纪“如日中天”,整个人显得特别的精神,或许是16年军旅生涯淬火历练的因素,回地方时间短,刚正不阿,杀伐决断的军人性格还未褪去,所以,在为人处事和工作方式上小王显得有点儿另类,这不奇怪,毕竟在部队的时间是在地方工作时间的四五倍,说难听点儿叫“一根筋”,说好听点儿就是“原则性强、退伍不褪色”,不过大家伙儿也都理解。

    老杨看到小王从厕所出来,便说:“小王忙啥呢,不忙的话你过来我问你点儿事儿,”小王说:“呦!杨叔、刘叔又在过瘾呢!不怎么忙,杨叔有啥事您说便是。”老杨说:“昨天中午下班儿的时候,我到考勤机前打卡签退,谁曾想我手机上的时间比打卡机的时间快着两分钟,所以打卡时打卡机上显示的是11:29分,还差一分钟到下班儿时间,卡已经打了,会不会记录为早退啊?”小王说:“杨叔如果还差一分钟的话肯定是会显示早退的,但机器是死的,人是活的,您可以在报备表上填写说明,是看错时间误打卡才造成早退的就可以啦。”老刘在一旁接着说:“一分钟两分钟没事,又不是故意的,再说了老同志了只要说明情况纪委是不会追究的,不必紧张,干嘛那么认真!”小王也说:“是的杨叔,只要说明情况就可以了。”老杨说:“不是我认真,守时是我从当兵开始及从事安监和应急工作多年以来养成的习惯,若因为自己的一时疏忽被纪委问责给单位抹黑,大家伙儿辛辛苦苦干了一年所取的成绩不就如养个孩子被猫吃了一样~不是白瞎了吗!再说,就算纪委不追究,我内心也过意不去,守时是我人生的准则之一,要退休了更不能懈怠啊!”老刘和小王都双挑大指,异口同声的说:“老革命就是不一样!”

QQ截图20210426105744.png

这时小王笑着说:“杨叔、刘叔,没其他事儿的话我先干活去了,你们接着聊。”老杨说:“是啊,我也忙忙手头上的事儿,跟领导申请一下,到社区协助开展疫情防控工作去,我们年老了电脑操作不熟,所以外围的工作我们老同志应多干一点,让年轻人腾出时间来多干一点局上的业务工作。”老刘也说:“是啊!烟抽完了,也该干活喽。”于是乎三人各自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结束语:迟到早退这件事儿与冲锋陷阵、英勇杀敌,与奋不顾身、救死扶伤,与两弹一星和嫦娥奔月等名垂千古的壮举相比,显得微不足道,可就是这样一件小事儿,却充分显示出了一名退伍老兵和应急局一名普通干部对人对事的严谨,也体现了一名退伍老兵“退伍不褪色”和“‘老兵’精神不死”、“老兵永远不老”的真实写照。有道是“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累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讲述的虽是小事,彰显的却是大道。




来源:芒市应急管理局   王迪龙编辑:杨腾蛟审核:刘    帆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